最前线__杰克棋牌

位于北京四环边朝阳公园附近的乐融大厦曾经熙熙攘攘,聚集了众多供应商、投资者乃至明星,如今却面临着坚守员工无处可办公的境况。

11月5日,乐视网现任董事长兼CEO刘延峰对外表示,公司面临现金流彻底断裂的危机,直接原因是公司总部大楼乐融大厦被拍卖一事涉及的诉讼费用高达612万元,远超乐视网目前的现金支付能力。诉讼费限期无法交付则视为公司撤诉,由于诉讼结果不确定,这笔钱还可能打水漂。

乐融大厦两度更名,印证着乐视兴衰。它原名宏城鑫泰大厦,贾跃亭在2014年买下这栋大楼作为总部大楼,并更名为乐视大厦。

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出现危机,自此乐视大厦不断作为融资工具换取资金,后来又被质押给乐视控股的核心资产之一乐融致新,并在2018年7月再度更名,换上了“乐融大厦”的铭牌。市场把这一举动视为孙宏斌入主乐融致新后的“去乐视、去贾跃亭化”。

本可以在乐视还债后被归还的乐融大厦却因为乐视的一再失信沦为拍卖标的。

10月21日,京东司法拍卖平台挂出公告,宣布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11月18日10时起,以6.78亿元起拍乐融大厦。

如若乐融大厦被强制执行清退,员工将无处落脚,对此,乐视提出异议,高额诉讼费由此而来。

天眼查数据显示,房屋所有权人北京宏城鑫泰置业有限公司是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贾跃亭持有乐视控股92.07%的股份,从法律层面来讲,这栋楼目前依然是贾跃亭名下的资产。

在还债方面,新旧掌门两方说法却不一致。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贾跃亭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待偿还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金,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

刘延峰方面却否认了这一说法,他回应,“乐视网自 2017 年爆发经营危机以来,贾跃亭先生多次宣称保证偿还,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乐视网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实际上因为大股东的违规操作,使得公司在已知债务之外承受了更多的经营压力。”

今年5月底到6月底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32岁的刘延峰临危受命,先后接任乐视董事长、总经理、董秘的职位,因“名不见经传”受到热议,他曾表示自己未持有乐视网的股份。

面对眼下的烂摊子,刘延峰回应,“希望能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说明情况,获得相关部门对公司合法租赁权益的支持,并在诉讼费用方面予以减免或者协商其他公司能承受的方案;公司将一如既往的积极寻求经营恢复,确保员工工资社保的正常发放。”

根据乐视网2019年公布的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为3.82亿元,同比下降71.69%;净利润亏损101.94亿元,同比下降584.36%,在A股市场中排名倒数第二。业绩出现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巨额债务逾98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79.24亿元,净资产为-132.39亿元。